当前位置: > 心理科普 > 青少年心理 > 正文

家长好“偷菜”孩子被“瘾”

更新日期:2021-08-21 02:38:37  来源:www.lifang521.com

导读因为一天到晚想着“偷菜”,义乌市某校一名学生小杰(化名)已经没法正常上学了,家长打算让他休学,送去强制戒除瘾。想起广西南宁那名在“拯救训练营”被活活打死的瘾少年,这名学生的班主任阿雪(化名)十分担心,她说,小杰原是一名很优秀的学生,走落到现在这一步,完全是络游戏所害。过了一个暑假乖学生变了样阿雪是一名初三年级班主任,提起班里学生小杰,她连叹“可惜”。她说,小杰是一名很文气的男生,从没见过...

因为一天到晚想着“偷菜”,义乌市某校一名学生小杰(化名)已经没法正常上学了,家长打算让他休学,送去强制戒除瘾。想起广西南宁那名在“拯救训练营”被活活打死的瘾少年,这名学生的班主任阿雪(化名)十分担心,她说,小杰原是一名很优秀的学生,走落到现在这一步,完全是络游戏所害。
过了一个暑假乖学生变了样
阿雪是一名初三年级班主任,提起班里学生小杰,她连叹“可惜”。她说,小杰是一名很文气的男生,从没见过他与人吵架,他的学习成绩原先一直很好,可今年暑假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新学期开学后,小杰经常上课时心不在焉,甚至打瞌睡。被任课老师批评后,他总认为是周围同学打了他的小报告,因此与同学关系搞得很僵。后来,小杰还逃课。作为班主任,阿雪打电话问家长,家长却不知情。学校老师后来在镇上一家吧里找到了小杰,小杰居然已在这家吧整整待了4天。
小杰的父母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赶到学校与老师和儿子沟通。
小杰说,自从迷上“偷菜”的游戏后,他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自己的“菜园”,每天沉醉于挖掘“偷菜秘籍”,根本没心思读书,上课老走神。于是他就想,与其在课堂上呆坐着让同学笑话,还不如干脆不上学。
小杰的母亲听了儿子的话后当场失声痛哭。原来,小杰的父母也很喜欢玩“开心农场”的游戏,他们常常在下班回家后抢用电脑,还经常在饭桌上谋划着去“偷菜”。小杰放暑假后,他们觉得让孩子一天到晚看书也不好,就允许儿子在他们上班后适当玩玩游戏,顺便帮他们管理“菜园”。没想到,孩子就这样被“瘾”了。
小杰母亲说:“儿子性格内向,平时很少与我们说话,自从玩‘开心农场’后,常常在我们回家后眉飞色舞地向我们汇报当天的‘战果’,人看上去开朗了,和我们说的话也多了,我们还很高兴呢,没想到因此害了他。”
心理医生对小杰初步诊断后,认为他“中毒”已深,建议强制戒除瘾。小杰的父母为此四处打听,想找一家可以放心的戒瘾机构。
父亲打母亲宠儿子有恃无恐
无独有偶,义乌市家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鲍晓妹最近也接触了一个帮家长“偷菜”被“瘾”的个案。
小华(化名)是一名初二学生,母亲在义乌做小生意,他平时由从没上过学的父亲管。
小华也是帮母亲管理“菜园”上瘾的。迷恋络游戏后,他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,还经常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。学校通知其父亲后,小华被暴打了一顿。父母开始不让他玩游戏,他就绝食对抗,后来他又像疯了一样将家里的一些东西砸得粉碎。他还以离家出走、断绝亲子关系等要挟,迫使父母妥协。
小华的母亲只得向鲍晓妹求助。鲍晓妹建议她先放下手头生意,自己管孩子,逐步减少孩子上的时间。
在鲍晓妹主持下,小华与妈妈签订了一份协议,大致内容是:如果小华连续20天每天上少于2小时,母亲给他买一件想要的玩具;如果小华哪一天上时间超过2小时,罚他第二天不许上。
协议签订后,小华表现很好,每天上时间不超过1小时。但仅仅过了三四天,他就开始向母亲要售价上千元的变形金刚,母亲一高兴,就满足了他的要求。
鲍晓妹说,小华的母亲没有严格执行协议,不但没能让儿子心存感激,反而使他有恃无恐起来,发展到后来甚至动手打母亲。
后来,夫妻俩强行把小华送到一家强制戒除瘾机构,没想到几天后,小华从这家强制戒除瘾机构溜了出来,打的回家,并让父母付车费……
三类家庭孩子应少接触络
鲍晓妹说,络上瘾的学生经常逃课到吧打游戏,还有爱说谎、打架、经常做违规的事等特点。她介绍,络成瘾的青少年多数伴有家庭问题,比如单亲家庭的孩子,特别是男孩,与单亲妈妈一起生活,易缺乏自信,而且孤僻、自卑,因此他们想在络游戏中寻找自信。第二种情况,是父母对孩子控制太严,导致孩子出现性格缺陷。第三种情况是孩子的家庭成长环境以批评为主,这就容易导致孩子缺乏自信。
这几类家庭的家长,最好不要让孩子接触络游戏,自己也不要在家里玩电脑游戏。
戒瘾有点难早干预很关键
如何避免孩子络成瘾?鲍晓妹建议:家长要学会自律,自己不要沉迷于络游戏中,更不能让孩子当你的游戏帮手;平时要教育孩子,让他明白电脑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玩的;发现孩子出现迷恋络的苗头后,家长和老师应尽早干预,帮助孩子及时矫正,把迷恋络的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;对于“中毒”较深,戒除瘾已有困难的孩子,要尽量寻求心理医生帮助,家长不能一味对孩子发脾气,更不能放弃对孩子的管理。
鲍晓妹坦言,很多孩子有了瘾后要戒除十分困难。广西瘾少年邓森山之死、杨永信非法使用“电休克”疗法,掀开了瘾“戒治”市场的黑幕,小华可以从一家强制戒除瘾的机构里逃出来,也充分说明这家机构管理上的混乱。而且,瘾戒除后会不会复发,也是个未知数。据她所知,永康市一名瘾青年在北京一家强制戒除瘾机构治愈后,目前又再次沉迷于络。
小杰的母亲告诉记者,说打算到江西省上饶市一所青少年教育学校看看。该校一位负责在浙江招生的老师接受记者咨询时说:“治疗瘾肯定有效,半年缴费28500元,浦江郑家坞就有人在我们这里……”
阅读全文
Cnzz